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35)--忆魔之家中的罪恶】
从此以后王珏即使在家里也无法再逃避那鸾对自己的陵辱,每天王珏越来越
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妓女一样,在学校里被禽兽一样的牛校长一次又一次地无耻
地索取淫辱,甚至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身体去巴结那些权贵,自己的每一次柔弱
地抗拒换来地只是愈来愈羞耻地毒打还有羞辱,甚至这个畜生用剃刀刮掉自己的
耻毛,让自己扎上辫子戴上红领巾,把自己带给一些比自己父母年纪都要大的老
家伙那里,被像玩偶一样玩弄上一整天,可是在这一整天里有时却完成不了一次
有效的插入,往往这时也是王珏最受罪的时候,正所谓「千插难敌一捅」,那些
恼羞成怒的老东西会把任何东西捅进自己的身体里。可是每天回到家了,王珏还
不得不强打精神来应付自己的家人,晚上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当自己的丈夫
心满意足地在自己伤痕累累的肉体上沉沉睡去时,隔壁卫生间里便会传来指甲刮
擦墙壁发出的有节奏的嚓嚓声,这时王珏就知道自己不得不去满足那个家里的魔
王。拖着疲惫的身子,王珏推开在自己身上满足酣睡的丈夫,来到那个小小的厕
所里面对那个正四脚八叉坐在马桶上等着自己的那鸾,这个无赖肆无忌惮地露着
那根粗壮的有些吓人的高高挺立的肉棍,上面却分明裹满着晶莹浓稠的白浆,王
珏一看就知道了,那一定是另一个女人成熟阴道里被经过激烈抽插后打成白浆状
的爱液。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35)--忆魔之家中的罪恶】

  「那一定是妹妹的吧?」
  王珏脑海里仿佛浮现出可爱的妹妹小穴被那鸾那根粗壮的肉棍打桩一般疯狂
抽插地景象,不禁俏脸烧得通红。那鸾示意着王珏蹲下身子把自己刚刚才肏进过
另一个女人阴户的肉棍压伸向王珏的檀口,虽然开始的时候王珏还是一样地抗拒,
可是最终的结果则一定是放弃,也不得不放弃。王珏尽可能地张开自己的小嘴,
含进这根刚刚在自己「亲妹妹」的生殖器里狂插过的肉棍,一股强烈地酸骚差点
把自己熏晕过去。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35)--忆魔之家中的罪恶】

  「好吃吗?珏姐,嘿嘿……」
  王珏皱着眉,机械地前后摆动着脖子,根本不屑去搭理那鸾的羞辱。可是这
根本没有影响到那鸾的心情,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那就是那鸾终于完成了
自己龌龊地愿望。是的!今天!就是今天,他,那鸾终于肏上了自己白日梦里无
数次意淫着的妻子一家的女人,这个一家之主。
  就在今天下午,那鸾终于跟到那个牛校长居然来到自己的家里,令他万万没
有想到的是,自己夜夜垂涎地丈母娘居然会像她的两个女儿一样乖乖地自己宽衣
解带地让这个牛校长颠来倒去地在自己身上的每个肉洞里肏上大半天,最后竟然
直接就给肏晕了。直到这时那鸾非但丝毫不为牛校长强奸自己的妻子和妻子的家
人感到羞耻愤怒,反而简直对这个牛校长佩服地五体投地,此时的那鸾就像是一
只紧跟在狮子后面的秃鹫,最大的兴趣就是趁火打劫,那些悲哀的女人在被强奸
后不得不再次被那鸾无耻龌龊地逼奸,而这样的逼奸甚至比被强奸更让那些良家
妇女痛心疾首,因为强奸是被男人扒掉裤子而逼奸是自己不得不自己在男人面前
脱掉裤子,甚至哀求他来侵犯自己早已伤痕累累正羞耻地滴淌着被自己丈夫以外
的男人强行灌进自己曾经贞洁子宫肮脏精液的阴道,这是多少良家妇女不可承受
无法言语的耻辱啊!如今却被又一个无耻龌龊的禽兽作为了来要挟她们的把柄,
在今后的日子里成为自己无法救赎的罪孽。今天那鸾终于毫无阻力地插进了自己
这个朝思暮想的丈母娘身体里,当自己的岳母醒来时早已木已成舟,子宫里被灌
进了女婿的精液。晚上,那鸾再接再厉,趁着岳父今天不在又溜进岳母的卧房里,
半强半胁地再次占有了自己妻子的母亲自己的岳母。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35)--忆魔之家中的罪恶】

  现在那鸾得意、兴奋、甚至有些狂乱地看着在自己胯下这个委曲求全地舔舐
着自己大屌上其他女人爱液的王珏,而可悲的是王珏却根本连做梦都不会猜到,
这些浓厚酸腥的爱液竟然是来自自己敬爱的母亲的子宫阴道,而就在刚才当年自
己与妹妹出身的母亲的阴道里,正在被自己眼前的这根此时又在侮辱自己的肉棒
肆意地抽插陵辱着,上面还带有温度的液体则正是自己的母亲刚刚才从子宫里喷
涌而出的曾经孕育了自己与妹妹生命的滚烫肉汁,可如今她这个端庄温柔的女儿
正在用自己的小嘴舔舐着自己的母亲留在别的男人生殖器上的汁液,此时的那鸾
仿佛就像是看见了一位传统如大家闺秀的王珏现在正在乱伦般吞噬自己父亲的肉
棍一样,此种乱伦的幻象怎么能不让那鸾如在云端。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35)--忆魔之家中的罪恶】

  从此那鸾几乎就是这样过着一种近乎「种牛」一般的生活,在外吃着牛校长
的残羹冷炙,在家里随时临幸自己妻子的家人,那鸾根本不担心她们会反抗,因
为那鸾往往会在她们被牛校长奸淫后准时地出现在她们面前,女人被人奸淫的痕
迹与污秽,在她们还来不及及时清理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玷污的自己的身体时,
往往便是她们最最柔弱无助的时候,因此甚至不得不忍受平时会断然拒绝的那鸾
最最无耻龌龊的玩弄。而这也是那鸾追随牛校长玩弄女性以来最最成功的伎俩,
在那些良家妇女的身上最屡试不爽的伎俩。
  那鸾以为自己天衣无缝,在家里过着土皇帝一样的生活,家里的女人也越来
越习以为常,只要自己一个眼色,风韵犹存的岳母还有自己那个端庄贤慧的大姨
子就会在自己家人的眼皮底下顺从地让自己的肉棍插进本该属于她们各自丈夫才
能享受的销魂肉洞里。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35)--忆魔之家中的罪恶】

可是唯一恰恰把这一切都最后都看在眼里的正是自己刚刚长成的女儿。当那
鸾终于在暗处看到自己的女儿也和其他的女人一样脸上挂着痛楚的眼泪从那个老
家伙的办公室里蹒跚着走出去的时候,那鸾便意识到以前看家里的那几本老祖宗
留下来的破书时,在肉蒲团里看到的淫人妻女者必被人淫妻女的警告并非空穴来
风,只不过这样一丝的屈辱只在那鸾阴暗的心里一闪而过,便无影无踪了,取而
代之浮现在眼前地竟然是想象着牛校长那根远没有自己粗壮的歪脖子白蘑怎样龌
龊地犁开女儿稚嫩的肉缝,在女儿的哭泣中插入她处女的小嫩屄里,成女儿从女
孩到女人的兑变。也就在那天的晚上,那鸾偷偷地爬上旁边女儿的小床,用女儿
无法启齿的隐痛占有了自己的女儿,在被父亲侵犯的时候,小与杺害怕地用小手
捂住自己的嘴,眼睛恐惧地不时瞄向在大床上的妈妈,生怕妈妈会醒过来,看到
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她的丈夫交媾在一起。可是年幼的女孩哪里知道自己的母亲已
经给这个禽兽一样的父亲喂下了安眠药。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35)--忆魔之家中的罪恶】

  「不要啊!爸……」
  「不要?小娘皮,今天是不是给校长那个老家伙给肏了?说,是不是……」
  「啊……」
  还在竭力抵抗的着小与杺顿时就好像被人施了定身大法一般,浑身犹如堕入
冰窖深渊。虽然与杺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被那个牛魔王校长给破身,就像自己的
外婆、妈妈、还有大姨一样。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却又像被千刀万剐一样的悲
哀,为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至亲。尤其是今天在牛校长办公室里的不同的两间房
里,自己与自己的妈妈分别被男人们奸淫,尤其是自己是一边看着自己的妈妈被
牛校长侮辱,一边自己就被一个叫陆志皋的上面来的一个什么专员开了苞,从此
由一个小女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更让小与杺心一下寒到脚底却是这样羞耻
的事情自己的父亲怎么会马上就知道了。
  「那么……那么妈妈她……是不是也被爸爸知道了?」
  此时此刻,善良的女孩担心自己的母亲已经超过了对自己的羞耻了。
  原本今天小与杺还是像往常一样被牛校长召去办公室里,小与杺以为牛校长
又是要让自己变态地看他奸污女人了,可是自己到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有了一
个油头满面脑门光光的猥琐老家伙在了,听他们说话才知道,这个矮墩墩地猥琐
老家伙叫陆志皋,是个什么专员,看样子牛校长还很巴结他。就在这时,外面的
房门又有人来敲门了,牛校长不怀好意地像那个陆专员眨眨眼睛,拍拍他矮墩的
肩膀,又色迷迷酸溜溜地看了一眼小与杺后,便出了里间去开门去了。
  还没等牛校长把房门打开,那个陆专员便毫不客气地一把把小与杺给揉进了
怀里,亲嘴、抓乳、捏阴,小与杺刚想挣扎反抗,可不知为何却顿时僵直在那里,
原本涨得通红的小脸顿时变得煞白起来。
  「王老师来了……」
  「嗯……牛……校长」
  虽然妈妈的声音很轻,但是小与杺却是再熟悉不过了,一会儿,便从外面响
起了「啧啧」地亲嘴声,以及女人被撩拨起情欲后欲生欲死地呻吟声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nnaa22.com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