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傻郎君俏媳妇】(01)

 「师兄、师兄你快出来,你在哪?」
  一名身着紧身劲服的妙龄女子闯进了漪红院,大声叫唤着,她的举动引起了
妓院里一众好色男人的注意。
  「好标致的妞儿,啧啧啧,这身材。」
  「这娃儿是找情郎找疯了吗,找到漪红院里来,嘿嘿嘿,不如今晚让我陪陪
她。」
  莫紫灵完全不顾周围的男人们好色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扫来扫去。
  「大爷,丫头片子有什么好看的,她哪里懂女人的风情。」
  那些姐们儿看着自己的恩客只顾看别的女人,顿时心里的嫉妒之心汹涌澎湃
起来,在男人的怀里撒娇做嗲。
  「去去去,别挡着老子看美人,再多废话老子就让你滚。」
  男人自古就是喜新厌旧的,更何况是这些窑姐儿,他们从未把她们当作人看,
只是一件钱肉交易的货物罢了。
  「小姑娘如果你不是进来玩的话,就请你立刻出去,除非你想在这里被人玩。」
  漪红院的老鸨花姑原来还在后面招待客人,被前厅的吵闹吸引了过来,她一
脸戏谑地上下打量着莫紫灵,好像在评价一件货物。
  「你给我住口,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妖婆,你把我师兄藏到哪里去了。」
  莫紫灵长这么大第一次从人嘴里听到这么不干不净的话,羞得满脸涨红,忍
不住破口大骂。
  那花姑可不是省油的灯,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指着她骂了,气鼓鼓的
脸好像又大了一圈,气急败坏道:「哪来的野丫头,敢来漪红院捣乱。自己没本
事看住情郎,跑来老娘的地盘撒野。鲁大,给我把她赶出去。」
  花姑一声招呼,四周顿时围上来七八个大汉,这其中又属站在花姑身后那个
两米高的光头大个最为显眼,胳臂上的青筋像小蛇般爬满了手臂,给人一种充满
爆发力的威胁。
  莫紫灵一个女子见了这样的阵仗竟然丝毫不慌,反而轻松一笑,她笑道:
「就凭你们几个,哼!今天要是不把我师兄交出来,我、我就一把火把你们这乌
烟瘴气的鬼地方烧了。」
  花姑听了恨不得把她捆起来狠狠打一顿,手掌一挥,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大汉
立刻冲了上去,他们犹如猛虎下山般向莫紫灵抓去,莫紫灵四周被围,眼看就要
遭殃,哪知道五六个人竟然在要抓着人的刹那失去了莫紫灵的踪影,一时惊慌下
竟然止不住身体通通撞在了一起,痛的他们滚成了一团。
  在场的嫖客亲眼目睹了这神奇一幕的发生,纷纷眼珠横扫搜索着莫紫灵的踪
迹,那罪魁祸首却已经出现在了左边的门柱后面,拍着手叫道:「好玩好玩,你
们还要再试试吗?」
  见这么多手下竟然连个黄毛丫头都抓不住,花姑脸上顿时挂不住,对着身后
的那个傻大个大吼:「鲁大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去把臭丫头抓住。」
  那大个子鲁大好像反应较为迟钝,过了一会才摸着头反应过来。
  众人心想,这么多的人都抓不住莫紫灵,就凭这傻大个恐怕连人都找不清方
位。
  鲁大环顾四周终于找到了莫紫灵的方位,脚底用力就像离弦之箭般向莫紫灵
冲去,他的每一下脚步都像千斤巨石砸落在地上引起巨大的震动。
  莫紫灵见了这吓人的声势,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凝重的神情,在鲁大还未近身
的时刻就已经早早运使身法从他后面饶了过去,这轻灵飘渺的飞云步普通人连影
都看不着,意外却就这么发生了。
  鲁大回身猿臂轻展,蒲扇般的大手轻松地抓住了莫紫灵的脚踝,把她抓个正
着,花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她已经在脑子里盘算着各种酷刑待会招待这个臭
丫头。
  好戏还没完,莫紫灵猝然失手,很快就恢复过来,将背脊一弯以脚踝为中心
绕了个圈,两根手指快准狠地插中了鲁大的双眼。
  鲁大顿时吃疼,忍不住松开了手掌,莫紫灵得以脱身。
  糟了暗算的鲁大发怒大吼,双手曲拳疯狂地捶打自己的胸口,在场的嫖客包
括花姑在内都心惊胆战的,花姑知道鲁大的厉害,怕他控制不住伤了这里的客人,
命令其余手下上去制止鲁大,众人在外圈打转就是不敢上去。
  莫紫灵见鲁大发狂,心里不免有些发怵,只是不断转移位置,伺机找到他的
破绽。
  鲁大猿猴般长啸一声,众人被他吼声吸引,哪知道他突然间消失在原地,待
大家再看清是深吸一口凉气,原来他已经变到了莫紫灵的身后,作为武者的敏锐
触感,莫紫灵即使没有回头看也感受到了那股危险的气息。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莫紫灵身随意走,做出最直接的判断,迅速施展身法想
绕到一角,哪知道她刚一个起身就被鲁大一手抓住了她的腰带,这回鲁大学乖了,
另一只手已经掐住了莫紫灵的脖子。
  任凭莫紫灵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鲁大那两只铁钳似的大手。
  花姑见状大喜,走过来几步恶狠狠地说道:「臭丫头,看你还敢这么嚣张,
来人!给我把她压到后院去。」
  上来几个打手利索地将莫紫灵五花大绑了起来,押往了后院。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突然有人高升叫道:「花姑!这美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花姑转眼一笑,殷勤地笑道:「大爷们别急,奴家知道大爷们的心思。只是
这丫头脾气太臭,非得好好打磨打磨,等调教好了,到时候肯定请各位大爷来争
花魁。」
  在场的嫖客放肆地发出了淫荡的笑声,在他们的眼里凡是进了漪红院的女人
都不过是可以交易的货物。
  莫紫灵被那几个看场打手带到了柴房里,他们看着莫紫灵凹凸有致的身材眼
睛早已经变得火热,但他们知道自己如果染指了莫紫灵让花姑知道肯定没命,也
只敢用眼吃吃豆腐,他们又看了一眼身旁的鲁大,见他已经坐那负责起了看押的
重任,就前后一起离开了房间。
  鲁大像个尽忠职守的侍卫,眼睛死死地盯着莫紫灵,莫紫灵只要稍有异动,
恐怕他手里的铁棒就会挥舞下去。
  莫紫灵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华山派的掌门千金,此刻竟然会沦落到妓
院里,她一个女孩子家家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就再无颜面活在世上了。
  莫紫灵脑袋里开始不断盘算着逃离之法,就在这时柴房的门吱地一声被人打
开了,鲁大警戒地看向了门口,原来进来的人是老鸨花姑,莫紫灵心中恨得牙痒
痒,又担心这个老巫婆会出什么招来折磨自己。
  花姑走到莫紫灵身边抬脚狠狠地踹了她一脚,嘲笑道:「臭丫头,敢来我漪
红院闹事,活的不耐烦了,不过,也是上天眷顾,来了个这样的美人,又能多赚
一大笔。」
  「娘,你也要把她卖了吗?」
  真是让人把下巴都吓掉了,鲁大的那一声娘道出了花姑与他的母子关系。
  花姑怜爱地看向鲁大,简直变了个人一样,慈母般温柔地说:「鲁儿乖,这
个丫头脾气太臭,娘到时候给你找个乖巧的做你媳妇。」
  莫紫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花姑这样的老鸨竟然会有一个这么单纯的儿子,鲁
大看了看花姑又看了看莫紫灵,眼中尽是依依不舍,他像小孩般直言不讳地说道:
「但我喜欢她。」
  没想到刚刚还大打出手的鲁大原来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泼辣厉害的莫紫灵,莫
紫灵对这突如其来的爱意竟然有些惊慌害羞起来。
  花姑这下犯难了,莫紫灵这丫头肯定是跟自己不共戴天了,但儿子却偏偏喜
欢上了她,自己思前想后也不能答应下来。
  花姑望着这美丽动人的莫紫灵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对着鲁大说道:「鲁儿真
的很喜欢这个丫头吗?」
  鲁大十分地点了点头,又像小孩子般露出纯真的笑容,花姑心中暗叹口气,
心想算是便宜这丫头了。
  她对着鲁大问道:「那今晚娘让你和这丫头成亲你愿意吗?」
  「什么!」
  莫紫灵心中震惊无比,直接脱口而出。
  「臭丫头,能让你进我邵家的门算是你三辈子积德了。」
  一边的鲁大还在纳闷什么是成亲,开口向花姑询问:「什么是成亲啊,娘。」
  「成亲、成亲,……,成亲就是两个人结拜成为夫妻,以后她都要乖乖听你
的,你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这辈子都是我们邵家的人。」
  鲁大听完了花姑的解释,开心的鼓掌叫好。
  「那我们快点成亲、成亲。」
  花姑难得能看到自己儿子这么开心的一面,才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看你这哪像成亲的样子,这么心急,跟外面那群死鬼一样。」
  提起外面的那群臭男人,花姑一下面色变得为难起来,沉吟了片刻说道:
「咱们一切从简,今晚成亲今晚就洞房。」
  莫紫灵已经被吓得魂都没了,再一听到花姑说到今晚就要洞房,失声惊叫:
「臭女人!你敢对我乱来,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花姑露出不屑的笑容说道:「你爹?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今晚都保不住你,到
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你爹还不得一样乖乖地认我们家鲁儿做乘龙快婿。」
  莫紫灵自小就拿爹爹的威名吓人惯了,百试百灵,第一次见到有人不给爹爹
面子的,实在无计可施之下只有大声呼救,花姑见状拿了一块破布将她的嘴堵上。
  花姑一边指挥着鲁大将莫紫灵抓起摁倒在地上行礼,一边端坐在椅子上受两
人的跪拜。
  最后的夫妻交拜之后,鲁大和莫紫灵的夫妻名份算是定下了。
  「好,这丫头从此就算是咱们邵家的媳妇了,乖,起来吧,可不许大吵大闹
的。」
  鲁大将新媳妇拉起,拿下塞在她嘴里的破布,刚一给莫紫灵松嘴,她便气的
大吼大叫,骂个花姑没完,花姑被她气得七窍生烟,但念及今天是儿子和她的大
喜日子,就不便教训她,让鲁大把她哑穴点了。
  虽然今晚的婚事办得有些荒唐,但花姑心里很是欣慰,因为她最大的心愿就
是找一个乖巧的媳妇以后能照顾鲁大,虽然莫紫灵刁蛮任性,但如果调教的好应
该会是个持家的好媳妇。
  「鲁儿,今晚是你的洞房之夜,娘就不妨碍你了,你们俩自己解决,记得对
妻子温柔一点,别跟外面那群臭男人一样,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
  「洞房?什么是洞房?好不好玩?」
  鲁大天真无比地问着,这个问题即使是在风月场里待惯了的花姑都有些难以
启齿,更何况问的人还是自己的儿子。
  花姑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这一步,鲁大还未经人事,不懂什么是男欢女爱,
就在为难之际,花姑突然往袖子里一掏,这才想起了昨日有客人托她找一本足本
的春宫秘图给他观摩,今晚突然被莫紫灵一闹,花姑将这事忘记,现在才想起来。
  花姑将春宫秘图交给了鲁大,嘱咐他说:「洞房要做的事,这本书上都有画,
你照着那里面的图跟着做就是了。」
  交代完后,花姑便离开了柴房,鲁大在花姑走后认真地看起了留下的春宫秘
图,而一边的莫紫灵就像只受了伤的羔羊,随时等待着宰割。
  「这些图画好奇怪,里面的人都是光着身子的,难道要跟他们一样吗。」
  鲁大说做便做,开始脱起了衣裳,莫紫灵眼睛瞪得奇大,当鲁大脱到裤子的
时候,害羞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娘子,你的衣服是不是也要脱了。」
  鲁大此刻已经是浑身赤裸,来到莫紫灵面前,莫紫灵听他说话不敢睁开眼睛,
鲁大恍然大悟说道:「我都忘了,我点了你的哑穴,你不能说话,不过娘刚才吩
咐过不让我解开你的穴道。你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我来替你脱吧。」
  莫紫灵心里就是有千百个不愿意,但全身被点了穴的情况下也只能任人鱼肉,
眼里止不住流泪,但这改变不了全身衣物被鲁大扒光的结果。
  莫紫灵始终没有把眼睛睁开,鲁大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她不知道鲁大现在
在干什么,只能听到他越来越重的呼吸声,那是一种恶狼肚子饿了的样子。
  忽然,一只粗糙的大手覆盖在了莫紫灵的玉乳上,莫紫灵浑身机灵,再忍不
住,终于是睁开了眼睛,只见鲁大喘着粗气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胸口,一只手有力
地挤压着自己的乳肉,另一只手捧着本书在看。
  莫紫灵的心理羞愧难当,已经满脸涨红,但身体却像是千万只蚂蚁在爬,奇
痒难忍,好像更加希望鲁大的手能多抚摸自己的胸口。
  莫紫灵为自己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而感到震惊不已,「娘子,你说他们两个
这是在做什么,一前一后的,是在练功夫吗。」
  鲁大捧着春宫图给莫紫灵看,莫紫灵往书上一看,竟然是男女两人正在交合
的淫秽画卷,顿时羞的不行。
  「要不,我们两个也试试,看样子好好玩,有这么多的招式,看样子今晚是
学不完了。」
  鲁大也不管莫紫灵是否同意,将莫紫灵的身体放倒,又将她扭转过来侧卧在
地上,自己则同样的动作躺在了她的身后。
  等鲁大刚一躺下,莫紫灵的屁股就感到一根烧的火热的棍子,她感受到那棍
子足有小孩手臂般粗,杵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快要把她融化了。
  「娘子,看书上画的好像是要把它放到中间去。」
  鲁大心思单纯,虽然身体出现了男性的反应,但也只当作正常的事情,依然
是捧着春宫图学习,他依样画葫芦将那烧火棍塞到了莫紫灵的大腿之间,顿时莫
紫灵觉得自己下面快要着火了,更像是有蚂蚁不断爬进身体里,十分难受。
  「不对,好像是要放进哪里去的。」
  鲁大又抬起了莫紫灵的一只大腿,发现了里面竟然还有一个会流水的洞穴,
他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用手摸了摸,湿滑了一手,这又想起了正事,扶
着自己的阳具对准了洞口,使劲往里塞了进去,一声闷叫,两股灵魂颤抖。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nnaa22.com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