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人与蛇】(02)

 第二章:淫乱的一家
  祖母疯狂的举动让凯里和阿芙拉大吃一惊,他们惊讶为什么父亲居然也和祖
母媾合了起来,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推开大门的声响已经惊动了神经紧绷的父亲,
但似乎父亲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了一眼他们便又转过去了,下体依然剧烈的
抽插着。
  父亲满头大汉,脸上的青筋暴起,大声的喘着粗气,骨节粗大的双手握着祖
母那个紧紧被束腰束缚的细腰,下体不停的抽插着,祖母被父亲操的满脸红光散
发,每次有力又特别迅速的抽插让祖母双腿抖动的不停,祖母年轻的时候就是红
遍英国的美女,风韵的身体和成熟的脸蛋,使得追求者数不胜数,现在50多岁
的祖母仍然风韵依存,丰满的臀部和被束腰加紧的细腰,让祖母的下体更加紧致,
父亲粗壮的阳具插进去后仿佛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花芯,花芯底部,更是紧致
又刺激,阴部的肉芽刺激的父亲更想往深处游走。
  大厅除了几个还在为祖母服侍的侍女还在,其他人仿佛不见了踪影,这也算
是习以为常了,因为祖母年纪越大性欲不知为何也是越来越强,刚开始祖母还是
有所忌惮的,但是后来越来越随便,白天就能和别人做爱,也不介意其他人的感
受,毕竟她现在是家族的掌权人,其他年纪较老的不是家庭等级不够,就是男性,
剩余的一些能够竞争的老人,在年轻的时候早就被祖母制裁的服服帖帖了。
  侍女见少爷在门口站了良久,也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凯里是直系的亲孙,而
且凯里现在年龄还小,侍女附耳过去,轻声的告诉了正在被父亲狠狠地操着的祖
母。祖母听罢,表情微微一变,一只脚顶在了父亲大腿上,祖母说道:「停!」
父亲现在正在性头上,依然疯传的抽插,并且说道:「啊,等会,马上就射了,
啊啊,啊啊。」
  祖母见父亲还不停下来,眉头一皱,骂道:「你他吗的个狗东西,我让你停!」
说罢,乳白的大腿用力一踢,父亲虽然身强力壮,但是被祖母这一脚踢的,顿时
停了下来,惶恐从沙发上下来,站到了旁边,粗壮的阳具上透明的液体不停的低
落在地毯上,阳具依然坚挺着,侍女们凑过去,想要帮老爷射出来,一名侍女用
嘴含起了父亲的阳具,祖母见状,眉头紧皱,满面怒容,大骂道:「狗畜生还想
射?不许给他舔,谁再舔我把她的嘴撕烂!」,侍女听罢,急忙停手,跪在祖母
面前。
  祖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皮质的沙发上淫水奕奕,祖母跪下来的地方两个膝
盖印已经彰显了战情的激烈,侍女给祖母披上了睡袍,祖母面带笑容的走向凯里,
身体汗水琳琳,祖母年迈,体力明显不够,现在依然喘着粗气,对凯里说道:
「哎呦,我的乖孙子哟,你这是去哪里玩了?」凯里见祖母穿着如此性感,他还
是第一次离祖母的裸体这么进,现在都能闻到祖母身上的香汗。祖母见凯里对自
己的肉体如此痴迷,有些不太满意,眉头又皱了下来,旁边的阿芙拉用手偷偷的
提醒了一下少爷,少爷回过神来,说道:「祖母,我去城里的裁缝店取衣服去了。」
笑眯眯的回头对阿芙拉说道:「衣服呢?快让祖母看看。」
  阿芙拉拿出叠好的鲜红色服装,祖母见到这颜色,眉眼瞬间舒缓了下来,说
道:「好好好,我知道你喜欢服装,行了,时候不早了,阿芙,快,去侍候少爷
睡觉,明天还得要去见国王呢,别忘了。」说罢,祖母打了个哈欠,又说道:
「啊,我也困了,我也要去睡了。」
  凯里跟祖母道了晚安后,便上楼睡觉去了,没过一会,又便听到了祖母的阵
阵娇喘,怕是又是父亲的一场恶战啊。
  凯里想到父亲,又觉得恶心不已,红蛇家族世代为英国国王服务,专门负责
海外的交易和掠夺,在国内的名声数一数二,好多名门贵族趋之若鹜,纷纷想将
自己的儿子嫁到红蛇家族,因为只要嫁到红蛇家族,虽然红蛇是女性家族,但是
在国外的势力还是多多少少会分过去一点的,其中所得到的经济利润和权利,更
是不可多说。
  现在好多的贵族虽然称作贵族,但是能接近国王的少之又少,如果男方能够
和红蛇的女方生出个女儿,以后所得到的权力,更是难以想象。父亲就是经过种
种选拔过来的一名来自爱尔兰贵族的次子,每个女婿的选拔,都是经过家族掌权
人选择的。几乎每一位嫁到红蛇家族的女婿都是身体十分健壮,长相俊秀。
  但是不幸的是,父亲和母亲结婚后生下来的确是男孩,而且剩下凯里之后,
母亲的肚子再也没有大过,按照家规,男性是不能继承家族的,而且母亲是祖母
唯一的亲生骨肉,所以按照家规,祖母后的继承者是凯里母亲,但是凯里母亲死
后,会由其他家室的女性族人继承。所以说现在母亲和祖母对父亲都是极有偏见
的,父亲也没有办法,只能夜夜笙歌,母亲也是想过了各种办法,但母亲的肚子
也没有任何起色。
  想到这里,凯里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明天还要去见国王,便睡着了。
  睡梦中,凯里感觉到下体一阵温热,凯里顿觉有人在他被子里舔他的阴茎,
他一惊,从穿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由于夜色漆黑,凯里瞪大双眼仔细一看,
一名面带黑色面具的金发红唇裸体熟女正在认真的舔舐着自己红的发烫的阴茎,
她的长舌粉红,舌头灵巧无比,粉舌时而轻舔,时而包裹住阴茎,凯里从来没有
这么被人口交过,阴茎被刺激的有些发麻,从来没有过的感受,让凯里直吸冷汗。
  但凯里突然觉得不对,宫廷外围戒备森严,哪里来的女人敢进来给我口交?
还有这熟妇的身材和发型和嘴唇,为什么看着这么眼熟?好像从阴茎中来的麻麻
的感觉通过血液游走到了大脑,大脑昏昏沉沉的,凯里又刺激又模糊,仿佛在云
间行走。
  凯里迷迷糊糊地问道:「你是谁?!」金发熟女听后红唇轻笑,对他说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知道这种感觉就好了。」说罢,金发熟女爬上凯里的
身体,凯里注视着熟女的双眼,金发女的双眼异与常人,瞳孔在夜间闪着红色,
金发女轻轻的吻着凯里的双唇,红唇的轻触丝滑,熟女身上的香气阵阵传入凯里
的鼻中,香气奇特,是凯里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香味醇厚,似红酒更似鲜花,
刺激的凯里下体又硬了起来。
  凯里晚上就因为和玛利亚做爱没射而郁闷呢,现在又有这么个尤物趴在自己
的身体上,自然是忍耐不住,说道:「快!」说完凯里紧握阴茎,想要找洞口插
进去,可是房间太黑,哪里找到阴道口?插了好久,熟女轻笑说道:「小鬼,这
么着急干嘛」说完,熟女轻握着凯里的阴茎,引导到了阴道口,熟女深深的坐了
上去,凯里顿感一阵舒爽,熟女大叫一声:「啊……」
  凯里一听战号已响,挺起自己的阴茎,疯狂的向上挺着,熟女也耗不示弱,
「啊,啊,啊,啊,啊,好爽」两个一挺一顿,肉体的碰撞,插的熟女阴道直冒
淫水,「啊,啊,啊,啊,你这小鬼,操的我直冒水。」熟女坐在凯里的身体上,
洁白圆滑的丰臀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丰臀疯狂的起蹲,「啊,啊,啊,
你这大屁股,真的骚。」凯里骂道,双手紧握住翘臀,双手把握着这翘臀,让抽
插的速度更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小鬼,你慢点,我,啊,啊,啊,
受不了,啊,你,太快,了啊,啊,啊」凯里丝毫不管熟女的说了什么,双手用
力捏着丰臀,又把玩了起来,用力的托起,又用力的让熟女坐下来,就这么疯狂
的抽插了几分钟,熟女的体力有点吃不消了,但是淫叫声依然不停:「啊,啊,
啊,啊,你这个臭东西,怎么这么硬,插的我好痛,啊,啊。」
  凯里年纪较小,双手托着熟女的屁股也有些累,说道:「你个骚逼真的紧,
水也多,少爷我在里面磨了这么久,居然还又这么多水,你看,我大腿根都是你
的淫水。」熟女被操的,娇喘不停,低头一看,被淫水湿透的凯里的下体仿佛刚
出浴的婴儿的肉体,晶莹剔透,熟女叹息到:「唉,多美好的肉体啊。」
  凯里以为说的是熟女的身体,附和到:「你这老骚货,吃了多少男人的精子
了?说!皮肤居然这么好。」说完,又捏了捏熟女的大屁股,屁股被汗液浸透,
香汗都流到了股沟里。熟女其实说的是凯里的身体,但是也没有解释,又说道:
「小鬼,我们换个姿势。我要把你的阴茎榨干!」
  说完,熟女将阴茎从阴道里拔了出来,发现阴茎上自己的淫水很快的就消失
了,而且阴茎貌似也越来越硬,阴茎上仿佛注有肌肉一般,摸起来又硬又热。热
气翻腾的不停。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nnaa22.com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