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少年的欲望】(13)

             (13)度假一日
  出来一趟,莫名其妙的折腾了一番,我转身回家去了,妈妈打来电话,晚上
回来吃饭,节假日检查完工作就撤了。回到家,妈妈还没回来,我就去厨房干活
了,煮饭、洗菜什么的,等妈妈回来烧,两个人的量又不多。妈妈回来夸奖我几
句就开工了,这会儿妈妈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看不出半点异样。吃完饭,收拾完,
母子两人聊了会天,从昨晚折腾到现在的我困意十足,妈妈也明显很疲倦,两人
各自回房。我内心憧憬着明天的温泉度假。
  现实给了我当头一棒,第二天,因为只有四个人,就开了妈妈一辆车,我们
早上出发去接姨妈和小天,等我这个苦力帮忙把姨妈的行李都放进了后备箱,姨
妈已经二话不说占了副驾驶,我只能和小天坐在后面,我正好坐在姨妈的后面,
这孩子只顾低头玩游戏机,可怜我一个人在那发闷。姨妈和妈妈笑语晏晏,一路
谈笑风生,没有半点异常,就是始终不理我,妈妈也不知为何只顾着和姨妈讲话,
也当我不存在,连个插话的机会都不给我,两位大美女最终只留了个后脑勺给我,
我暗暗发誓一会定要找机会让姨妈知道我的厉害。
  可接下来我更加郁闷,一个小时不到就到了度假村,此时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妈妈开了两个双人间,不用多说,我肯定和小天一间。已经对此有心理准备的我
还是小小的失望了一下。等我放好东西,干完苦力,随大家一起出去闲逛,这里
有山有水,风景不错,可是人来人往,我只能老老实实。今天姨妈特别黏妈妈,
姐妹花在前面嬉笑玩闹,拍照留念,我跟在后面拎包看背影,小天则不急不慢的
和我并排,弄得我连多看几眼都不方便。
  中午吃饭,因为只有四个人,就直接在餐厅的大厅里找了个靠窗的四人桌,
桌子上虽然盖着桌布,但比较短,四周都是人,桌子下的动静很容易看清,我连
伸手摸一下姨妈都没机会,姨妈和我坐面对面,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妈妈窃窃私语,
偶尔抬起头看我一眼,似笑非笑,让我一阵心痒,拼命压制自己,不露半点异常。
吃完饭,姨妈就拉着妈妈回房休息去了,我站在她们的房间门口,房间隔音效果
比较好,只能隐隐约约听见里面传来二人的娇笑声,让我简直心如猫抓。事已至
此,我只能期盼下午的温泉了。但我差不多绝望了,妈妈没有点那种密闭的小池
子,而是男女分开的大温泉,看着兴致勃勃走向女宾部入口的妈妈和姨妈,我垂
头丧气的领着小天去泡温泉,不能把他弄丢了啊。好在温泉还算舒服,给了我一
丝安慰,我找了个人少的位置,懒洋洋的靠在池边,琢磨着还有没有机会,想了
半天也没什么头绪,只能随机应变。泡好了,上来冲洗干净,最后还有个15分钟
的按摩,男的,中途倒是有客人神秘兮兮的从另一个出口被领走,我知道这有特
殊服务,可我敢去吗?小天这孩子对温泉毫无兴趣,一会就想出去,被我强制镇
压下去,等折腾的差不多了,才领着他出去。到休息厅一看,妈妈和姨妈还没出
来,还好去柜台一问,妈妈提前订了果盘和点心,小天坐在椅子上,专心的玩游
戏,我拿着个点心偷偷四处打量,这是个公共休息厅,男的就当没看见,女的有
些是穿好衣服出来的,有些就裹个浴袍,甚至穿个吊带背心,短裤什么的就出来
了,质量参差不齐,总还有几个能看的,就当打发时间罢,我心中哀叹,这怎么
就跟想象的不一样呢?我不时打量着女宾部出口,期待姐妹花出来,可一直到晚
上六点多,妈妈和姨妈才出来,一问才知两人做spa 去了,我愤愤不平,早知道
我也去了。妈妈见状搂着我的肩膀,笑着安慰我几句,表示下次一定提前告诉我,
姨妈则在旁边笑嘻嘻的,一言不发的看着我。要是只有一人在,我肯定偷偷吃点
豆腐,揩点油,可两个人都盯着我,我只好正襟危坐,比正人君子还正人君子。
妈妈和姨妈都穿着一样的休闲T 恤和长裤,如并蒂双莲,美不胜收,但越是美景,
我内心越是煎熬,在休息厅又坐了一会,又到了晚餐时间了。晚餐依然是在中餐
的地方,人比中午要少,但只要有人我就不敢动啊,食不甘味的吃了些,就停下
来看她们吃饭。
  「小安,你吃饱了吗?」妈妈看了我一眼。
  「哦,吃饱了,刚才果盘和点心吃多了。」
  姨妈没说话,看了我一眼,眼中带着几分笑意,似乎还有几分戏虐,这种眼
神我今天已经见到好几次了。我低下头,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晚餐后,四
个人坐在观景台休息,姨妈紧贴着妈妈,两人窃窃私语,不时低声娇笑,全然当
我不存在。小天继续游戏生涯,可怜的我孤零零的靠在一把椅子上,坐立不安,
直到夜色已深,玩了一天的妈妈和姨妈有了几分倦意,于是众人回房。
  晚上回到房间,我洗漱完毕,见时间还早,就去隔壁闲逛,妈妈打开门,姨
妈正在卫生间,妈妈没管我,转身坐到床边,低头玩手机,似乎正在发信息,不
时打个哈气,看来挺困的,可能是今天玩累了。我四处扫视了几眼,电视旁的柜
子上摆放着两杯牛奶,「妈,你们还把自己的杯子带来了啊?」
  「自己的用起来习惯。」妈妈背对着我,头也不抬的答道。
  我心念急转,每逢大事有静气,麻利的伸手从口袋了掏出一个小纸包,悄悄
倒入杯中,有备无患啊,我为自己的先见之明点赞。妈妈背对着我,毫无所觉。
这时我那颗狂跳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过了一会,姨妈出来了,三人看着电视,
一阵闲扯,有妈妈在,我是半点也没辙,闻着弥散在房间里的淡淡馨香,我越发
郁闷,心痒难耐,姨妈坐在她床的另一边,离我远远的,一身睡袍,用被子裹着
自己,半点不露。我坐在妈妈床边,只能干瞪眼。妈妈倒是浑不在意,可这种把
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宽松睡袍,我能看啥。唯一令我安慰的是,看着她们喝下
牛奶了,但随即我就被赶走了,因为她们要睡觉了。回到房间,我倒了杯饮料递
给小天,「别光顾着玩游戏,喝点水。」小天头也不抬,接过饮料一饮而尽,继
续游戏,我只好强制他赶紧洗漱睡觉。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见小天已经熟睡,我悄悄起身,打了个电话给姨妈,
「姨妈,小天有点问题,你快开门,我在你门口。」「啊,」姨妈还没睡着,明
显被吓了一跳,连电话都没挂,从中清晰的传来姨妈下床的声音。很快,门开了,
我闪身进入房中,关上门,一把搂住姨妈吻了上去,在门口一盏小灯昏暗的灯光
下,姨妈满脸吃惊,「呜呜」的挣扎着,但又不敢动作太大,明显怕把妈妈吵醒,
此时的姨妈哪还不知自己被骗了。待两人分开,姨妈脸色红润,气喘吁吁,压低
声音问我,「小天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让你开门罢了。」我两只手揉捏着姨妈的丰臀。
  「你疯了,你妈妈还在这呢,」姨妈瞪着我低声道,显得颇为紧张。
  「没事的,他们俩不到明早醒不来的。」我安慰着姨妈,双手伸进姨妈的睡
袍。
  姨妈似乎明白了什么,打掉我作怪的手,「对身体没影响吧?」
  「放心,只是美美的睡一觉而已。」
  姨妈松了口气,转而想起自己的处境,俏脸通红,慢慢向后缩去。我将姨妈
紧紧搂住,「想跑?迟了,姨妈你白天看戏看的很开心啊,晚上外甥就让你更开
心吧。」
  姨妈伸手推住我,「不要,真的不行啊,明早你妈妈起来肯定能发现的啊。」
  我一愣,这倒是,就这么点大的房间,以妈妈的精明,不好办啊,「那去我
房间吧,小天啥都不懂。」
  姨妈眼中闪过几丝犹豫,最后坚定的摇摇头,「不行。」也不说理由。但我
知道,姨妈不愿在小天面前和我一起,强求只会起反效果。我搂着姨妈,四处打
量,心中一动,「去卫生间吧,待会水一冲,换气扇一开,什么都没了。」
  姨妈闻言看着眼睛通红的我,知道难逃此劫,无可奈何地点点头,顺从的让
我剥掉睡袍,只穿着内裤进入了卫生间,我急匆匆的跟了进去,猴急的就要扑上
去。姨妈伸手拦住我,「急什么啊。」说着弯下身子,慢慢褪下自己的内裤,放
到架子上去。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随即如梦初醒,赶紧把自己扒光,随手
扔到架子上。
  我吻住姨妈,一只手抚摸姨妈的背臀,一只手伸到私处搓揉。姨妈低低呻吟
着,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伸出香舌,两人身体摩擦,口舌交缠。良久,两人
分开,我抓住姨妈的一只手,引导她握住我的小弟弟,凑到姨妈耳边,「姨妈,
替我弄弄,我快受不了了。」同样气喘吁吁的姨妈脸上闪过一丝羞涩,被我强迫
着慢慢套弄起来,小手有些生疏的抚摸着,有时还捏捏龟头,蹭蹭马眼,我感觉
自己成玩具了。
  很快,姨妈的下身已是溪水潺潺,我再也忍受不了,双腿向前分开姨妈的双
腿,对准位置,一下刺入,想起一墙之隔熟睡的妈妈,我更是兴奋异常,一抬眼,
姨妈眼中竟也是快意与兴奋交织,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微微错开,接着又忘情的
吻到一起,下身配合着有规律的耸动着。不过这种姿势挺耗体力的,这么干了一
会,两人都有点累了,我拔出小弟弟,一拍姨妈的臀部,指着浴缸边缘,「趴下
去。」姨妈不满的扭了扭身子,娇媚的看了我一眼,乖乖地趴了下去,双手扶住
浴室边缘,我跪在姨妈身后,开始了新一轮冲击。我下身用力的撞击着,双手伸
到前面把玩着姨妈的双乳,姨妈低着头,满头青丝垂下,压抑着呻吟声,扭动着
大屁股配合我。我一边抽插,一边想着外面妈妈那美丽的容颜和前晚的惊鸿一瞥,
心中越发欲火高炽,一连两次把姨妈送上高潮,才心满意足的将精华注入姨妈体
内。姨妈软软的趴在那,「你今晚好兴奋啊。」
  我一副兴奋的样子,「姨妈,你不也是吗?在妈妈眼皮子底下偷偷摸摸的,
你下面紧的夹得我好爽。」
  「哼,你个小混蛋,真不是好东西。」姨妈被我羞得娇嗔道,却也被转移了
注意力。
  我嘿嘿直笑,靠着浴缸坐在地上,把姨妈搂到怀里,上下其手,姨妈很快娇
喘连连,我色心又起,将姨妈的头按到我的胯下,姨妈不满的哼哼,却也无可奈
何,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办法,张开小嘴,吞吐起来。也不知是姨妈技术生疏
还是故意的,牙齿总是时不时轻轻地刮到龟头,带来阵阵痛感,但是心理上的享
受是无与伦比的,「如果身下的是妈妈?」
  「唔,」姨妈哼了声,下体陡然间又大了几分。我拉起姨妈,打开淋喷头开
始给两人冲洗身体,温热水的冲在身体上,两人都是一阵叹息,身体放松下来。
我眼珠一转,扶过姨妈的身体,让她趴在墙上,屁股翘起,姨妈恨恨的骂了句,
「你个小色鬼。」
  然后一一照做,那微微扭动的身体和充斥着兴奋地脸庞无疑说明了姨妈的真
正想法。在哗啦啦的水声中,两人疯狂的交媾着,彼此心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禁
忌快感。
  等两人折腾完,终于开始清理身体,此时的姨妈整个人软软的挂在我身上,
任由我为她清洁,只是偶尔被摸到敏感处发出一声呻吟或是一声娇嗔「小色狼。」
清理好,把姨妈身体擦干,我让姨妈坐在马桶上,替姨妈把头发吹干,此时的姨
妈也不出声了,静静地凝视着前方。我轻轻抚摸着姨妈顺滑的长发,待差不多吹
干了,就蹲下来,捧起姨妈白皙柔嫩的小脚擦拭,穿上拖鞋。一抬头,姨妈正痴
痴地看着我,见我看来,赶快转向旁边,一种淡淡的异样氛围笼罩着两人。我拿
过姨妈的内裤,姨妈伸手来接,我微微避过,抬起姨妈的一只腿,姨妈羞愤的瞪
了我一眼,眼波流转,却好似眉目传情,腿也配合的舒展,接着缓缓起身,任由
我慢慢帮她穿好。然后也不理我,一脸傲娇的出了门,去穿睡袍了。我在后面穿
上衣服,收拾干净,也出了卫生间。姨妈已经靠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我借着微微的灯光打量了一眼妈妈,妈妈翻身侧向另一边,睡得正熟。我悄悄凑
到姨妈身边,姨妈嫌弃的看着我,「你还不回去在这干嘛?」
  我大受打击,舔着脸笑道,「姨妈,我能睡着吗?」
  姨妈冷笑一声,「那明早你和你妈妈解释吧。」
  我一想也是,虽说妈妈应该要到七八点才能行,但实际谁知道呢?万一早点
醒了,那就悲剧了。一念至此,我只好灰溜溜的回房间去了。这边房间,房卡被
我拿走,断了电,小天睡的是满头大汗,我插上房卡,重新通电,暗自道歉,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妈妈那么迷人呢。下次让龚纯多给你找几个新
游戏补偿你。」躺回床上,很快入眠。
  第二天早上,我在闹钟声里醒来,此时早上七点,小天还在呼呼大睡,我偷
偷发了条信息给姨妈,姨妈果然也醒了,告诉我妈妈还没醒,然后就再不理我,
我无奈之下只好一个人躺床上玩手机,闲着无聊,去骚扰张昌,被我吵醒的张昌
大骂我混蛋,把手机调成静音,又去睡了。去骚扰龚纯,电话直接关机了。
  熬到八点多,小天醒了,一身黏糊糊的他奇怪怎么会流这么多汗,我只能表
示什么也不知道,好在他也没在意,去冲了个澡,换身衣服就好了。妈妈也差不
多这个时间醒来,精神挺好的,姨妈虽然略有点睡眠不足,但那水嫩光滑、白里
透红的肌肤,让人显得格外水灵娇艳。妈妈还笑着羡慕姨妈做了spa 的效果比她
要好,我和姨妈背着妈妈对视了一眼,此时的姨妈已恢复一副端庄秀丽的模样,
看着我的眼神也是温和慈爱,而我呢,平静沉稳,眼神中透出亲近,任谁也看不
出昨晚两人曾在一起疯狂过。
  收拾完毕,已经十点半了,去吃了个早中饭,休息片刻,一行人开始回城。
回到小区,先把姨妈和小天送回家,然后我和妈妈回家,简单的收拾一下行李,
妈妈就去换衣服准备出门了,她下午有个会,看着一身职业装的妈妈,我面上沉
稳,内心波动。
  待妈妈走后,我开始整理家务,把别的基本上都弄完了,我来到卫生间,换
洗的衣服都在这。外衣就扔洗衣机,内衣手洗。妈妈昨天是出门玩,所以外衣都
是休闲装,换下的一套内衣是妈妈常穿的黑色蕾丝内裤和胸罩,加一双黑丝短丝
袜。等我把其余衣服全部洗完晾晒好,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妈妈的内衣给洗了,
洗的很慢,很轻柔,很认真,仿佛在爱抚妈妈的身体。等洗完衣服,满头大汗的
我休息一会,拿过一样东西,溜到姨妈家去了。
  开门的姨妈见是我,有点惊讶,随即想到什么,狠狠瞪了我一眼,压低声音,
「昨晚还没胡闹够啊?小天在房间呢。」
  我一脸无辜,关上门,大声道,「我在家干完活,闲得无聊,来这边玩玩。」
这也是说给小天听的。接下来,我把声音同样压得很低,「姨妈,我是来还东西
的。」
  姨妈闻言一愣,明显想不起来我拿走了什么,等见到我贼兮兮的从口袋里掏
出洗的干干净净,叠的整整齐齐的小内裤时,脸腾地红了,又羞又恼的瞪了我一
眼,一把夺过内裤,在我脚上重重踩了一脚。穿着家居服的姨妈衣服没有口袋,
只能紧握在手中,做贼似的轻悄悄的走进自己房间去了,一下关上门。
  我咬着牙,不敢出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沙发坐下,揉起脚,下脚真重啊。
过了会,还不见姨妈出来,我转到小天房间,房门关着,可能是姨妈怕干活打扰
到小天,我推开门进去,这孩子正在写作业,我和他闲聊几句,便不再打扰,关
门退了出来。见到姨妈房间仍然紧闭的房门,我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姨妈正坐在床边发呆,被开门声惊醒,见我贼头贼脑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你又要干嘛呢?」
  我坐到床边,把姨妈搂到怀里,「小天在房间写作业,暂时不会出来的。」
挣扎不休的姨妈顿时不动了,安静的伏在我怀里,「小安,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我捧起姨妈的脸,看着脸色挣扎的姨妈,深深吻了下去,良久,唇分。姨妈
气喘吁吁,脸色潮红,「你又做什么怪?」
  我笑嘻嘻的,「姨妈,你看,什么都不如行动来得真实啊,你也是正常的女
人,有自己的需求啊。难道你觉得现在姨夫可以给你吗?明显不行啊。你要找外
人?那我第一个不答应。但要是把你一个人憋坏了,我更舍不得啊。我们现在这
样不是很好吗?彼此满足,彼此依靠,外人永远不会知道。我答应过你的,姨夫
只要回来,一切由你决定。」
  「你个小混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姨妈白了我一眼,眼中一片迷茫。
  我接下来使出浑身解数,弄些似是而非,歪门邪道的东西去开导姨妈,逗她
开心。不管怎样,有人愿意尽心尽力逗她开心,女人还是高兴的,尤其她并不讨
厌,还有几分亲近的时候。花了不少时间,终于把姨妈逗乐了,我松了口气。看
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我还要回家准备饭菜呢,妈妈今晚回来吃饭。姨妈见
我要回去给妈妈准备食材,微微有点不乐,但也没说什么。
  小天依旧在房间里没出现,姨妈送我到门口,看着我,忽然在我腰间拧了一
下,我倒吸一口凉气,一脸无辜。
  「来戏弄我一番就跑,哼,回家找你妈妈去吧。」说完把我推出门,一下把
门关上。
  我微微一笑,这是开始有点嫉妒了吗?很好的开始啊。
  回到家,煮饭,把食材准备好,妈妈回来后果然很高兴,两人开开心心的吃
了一顿饭。吃完饭,我让妈妈休息,自己去洗碗收拾,妈妈欣慰的夸我长大了。
我正在洗碗,卫生间传来妈妈的声音,似乎很正常,但熟悉的我听出了一丝羞涩,
「小安,你把衣服都洗了?」
  「是的,我都洗了,怎么样?妈妈,我能干吧。」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嗯,小安真能干。」过了几秒钟,传来妈妈略微低下去的声音,已经恢复
正常。
  晚上洗完澡,我依旧让妈妈休息,我来洗衣服,和往常一样,妈妈的内衣她
自己洗了,我也不理会,按部就班的去做。夜深,两人互道晚安后各自回房睡觉。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nnaa22.com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