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叶,果实,欲望以及沉默者】(02)

             《我》(下)
  我叫陈城。
  在原来我发觉我并不懂得性的快感,父母给我提供的「便利」的条件我也从
来没有使用过,知道我第一次上了陈小小。以后,我逐渐了解到我父母并不是一
个普通的局长和一个普通的商人,或者说他们为了我,而营造了一种假象。
  回到那一天晚上,陈小小并没有答应做我的性奴,无论怎么样,她都不承认。
  当我射精以后,我把巨棒从她的蜜穴里缓缓抽出来,两侧的阴唇有规律地摆
动,像是迎接胜利归来的皇帝,紧接着,白色的精液从穴口处慢慢流出,白色流
淌一片。
  「贱人,妈的为什么不能做我的性奴。」我用一只手死死捏着小小的乳头说。
  「阿城,不能。」小小紧皱眉头,有一些哀怨地看着我。让我没想到的是,
她把头枕到我的膝盖上,用舌头轻轻舔着我软下去的鸡巴。
  「哦?」我发问,然后沉默了。
  房间里只剩下小小用舌头轻舔鸡巴的细微声响。我忍不了了,一把搂住小小
并将它放在宽大的沙发上。
  「狗爬式,快!」
  小小乖乖摆好了姿势,并用两只手撑开屁股,让淫穴尽可能地露出来。我对
准那湿淋淋的穴口,使劲抽插起来。
  「啊……啊……,慢点……」小小轻声呻吟。
  「妈的,贱人!」我两只手用最大力气搓揉着小小的巨乳,软嫩嫩的触觉让
我的鸡巴再次受到了一股刺激。
  「阿城……好棒……好棒……」
  我觉得我快泄了,於是渐渐停止了抽插,将鸡巴静止在小小的蜜穴里。
  「怎么,不动了……」小小一边轻声问一边用屁股往后顶,「快动啊,人家
……想要嘛……」
  「操死你个骚货!」我再也受不了了,用鸡巴一顶到底。
  「啊!!!」小小似乎被顶到了子宫,发出一声淫叫。
  「你妈的告诉我你直播是不是都不穿衣服?」我狠狠地抽着小小的巨乳。
  「啊……有时候……穿……」
  「你最多被多少人操过?」我大声询问。
  「两个……不……三个……是我在……在……CGS上认识的……」
  「我操你妈的,说,你在学校是不是经常不穿内衣……」
  「啊……受不了了……好热……」
  「回答我!」
  「是……是……一到夏天……穿短裙……他们有时候会……会发现」
  「妈的小癡女!」
  又一波精液从我的鸡巴里喷射而出,直捣花心。我把鸡巴抽出来,放到小小
的脸上,「舔乾净。」我冷冷地说,「你是为了什么?」
  小小眼角闪出一丝疑惑。
  「阿城棒棒的。」她卖力地舔着我鸡巴上附着地农业,一双眼睛一丝不苟地
盯着那些液体,似乎在证明自己的清白。
  过了一会儿,我站了起来,起身去了浴室。浓浓的雾气飘荡在窄小的空间,
热水正沖刷着我的身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突然操了小小,即使我明白她是摆
着让我操的。但我宁愿这样想,一个苹果摆在外面,无论是摆在价值千金的商贸
大厦的专柜里,还是摆在路边阿爷的小摊里,甚至摆在你朋友的手里怀里,她在
诱惑着你,但你就是不能拿。
  陈小小是那个苹果,我却在这一天拿走吃了,不说吃,就算是啃了一口。
  我突然害怕起来。陈小小在家里是我不敢惹的人,就算是苹果他妈的她也是
带刺的苹果。我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这小妮不会是坑我的吧!」我切齿,然后蹦出这几个字。
  洗完澡,我走进了我的卧室。
  小小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一个跳蛋在自己的淫穴处摩擦,另一
只手按压着自己的乳头。
  「直播关了?」我问到。
  「啊……是……」小小一脸红晕,娇柔地说。
  我贴近小小,抢过她的跳蛋。嗡嗡响的跳蛋在我的手上抖动着。我扒开小小
的腿,湿漉漉的淫穴如一道大开的门展现在我眼前。我伸出一根手指放进阴道,
同时用另一只手按在小小的阴蒂之上。
  我动了一下,就一下却很重。
  「想要吗?」我把手拿开,头顶在小小的胯下,伸出了舌头。
  「阿城……别动了嘛……阿城~ 」
  「说,你想不想要。」我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的阴蒂,感觉变大了,湿湿的。
  「不要嘛……不……啊」小小喘着气,声音娇软。
  「真不要?」我开始使劲舔起来,舌头在小小的淫穴上翻滚,发出了丝丝响
声。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小小的身体在抖动,有时胯骨还剧烈抖动一下,淫穴半张
半关,透明的液体流个不停。我开始仔细舔着小小的两片阴唇,她的阴唇不大,
两侧的壁肉却相当敏感,每当我舔过去一次,小小就会发出一声呻吟。
  「阿城……别……别舔了……啊……啊」小小用两只手按住我的头。
  我没有做声,反而用两只手摸索到了她的巨乳,玩弄起来。
  「好舒服……啊……别舔了……」小小淫荡地叫着。
  我舔得更加卖力了,舌头在滑嫩的淫穴处四处翻滚搅拌,一会进一会退,像
成群结对的鱼群在肉壁上游弋,小小被我弄得淫液狂流,呻吟声接连不断。
  「我要嘛……我要……阿城……给我……」
  「骚货,大点声……」
  「我要!」小小也不顾什么了,身体的快感压塌了一切,她尖叫地喊了出来。
  我把头抬起来,两只手掰开小小的大腿,提枪便上,将鸡巴死死插进了小小
紧而滑的淫穴。我目视着小小,一股满足的神情流露在她那副俏脸上,淫荡而娇
媚。
  我能感觉到这是我今天最后一发子弹了,不管如何一定要射得痛快。我环抱
着小小拉到了床的边缘,在拉扯的过程中我的鸡巴依旧停留在小小的淫穴里,在
外面还不停流着小小的淫水。我拿起旁边的一个圆形木凳子,上面带着一个皮套,
然后把让小小把屁股放到凳子上,身体后倾躺在床上,两只手同时扒开自己的两
条腿。
  当摆好后,我发现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淫荡了,我从来没见过(说明我当时
见识短嘛),熊熊的欲火在我胸膛里燃烧。我挺起鸡巴高速抽插起来。
  「爽吗?」
  「爽……爽死了……」
  「妈的,小贱货。」
  「是……阿城……啊……人家是……贱货……」
  「老子操死你个鸡!」我鸡巴一挺,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小小的蜜穴里面。我
慢慢抽出鸡巴,一手扶着小小的屁股,另一只手则狠狠拍打着她。我看到小小的
蜜穴一紧一缩,白色液体在里面酝酿着缓缓泻出。
  「小小啊,我去!」我惊呼一声,只见小小转过身来,樱桃般的小嘴又把我
的鸡巴吃了进去。这时候小小把两腿分开又成了M型,除了用一只手扶着我的鸡
巴来回揉动以外,她又用另一只小手按摩着自己的阴蒂。
  「呜呜,小小还要,小小都被没有高潮。」她含糊不清地说。
  「妈的,你个死贱货,我以后不插死你。」我恶狠狠地对小小说。
  「好,那阿城以后一定要插死我,天天插我,把我的小淫穴插烂,好不好。」
  我感觉我的鸡巴见见又充血硬了起来,随后对小小做了个手势。女上位。我
躺在床上,小小将头面朝着我,脸上露出淫荡地表情,这也许才是真真的她自己
吧!她扶着我的鸡巴缓缓坐了下去,当我的鸡巴接触到淫穴的一瞬间,小小发出
了销魂的呻吟。
  「啊……啊……」
  我笑笑地看着她,两眼与她对视,我能看出她极度兴奋,两只眼睛眨来眨去,
竟还有一丝羞怯之意。
  「淫荡的姐姐主动索取弟弟的精液?」我调侃地问她。
  「不要嘛……不要这样说人家……」小小开始扭动她的屁股,湿湿的淫穴滋
养着我的鸡巴,真他妈的爽。
  「自己摸自己的乳头!」我喊道。
  小小开始一蹲一起,两只手把玩着自己的乳房。
  「啊……啊……阿城……好……爽……」
  我闭上眼睛,暗自享受着这梦幻的待遇。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到底是不是在
做梦。虽然表姐她们有时会色色地诱惑我,但今天是怎么了,小小疯了,这么淫
荡?我又想起了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想起的苹果,如果小小是苹果,这么淫荡地苹
果已经被啃了多少口了?她到底要干什么,而且我觉得那个直播间也有问题,看
CB站直播的大多数都是外国友人吧,中国人也是少数,怎么她一直在和别人用
汉语交流?而且而且,她开始说的话更像是介绍自己,如果她经常直播怎么会出
现这种情况?一连串的问号死死按压在我的脑海里,虽然下体的快乐也紧紧按压
着我的鸡巴,但我更感觉到一种精神的压力,好似一个春梦就要醒来,我只能眼
睁睁看着它消失。
  「小小?小小?」我睁开眼睛,呼唤着她。
  小小以骑乘姿势在我的鸡巴上驰骋,她双眼迷离,嘴巴不停念着一些呻吟的
话。
  「小小?小小?」我继续喊着,声音不大,但我用两只眼看着她,显得我很
专注地呼唤她。
  小小没有理我,快乐地像一匹发情母马。我两只手挪动起来,伸臂、曲肘、
上升,我颤抖地抚摸着小小的脸庞,指尖的温热触觉像电一般传进了我的神经网
络。
  「这是真的吗?陈小小?」
  我射了。又在小小没有达到高潮的时候一射而出。小小显然也感觉到了,她
一动不动,任由我软绵绵的鸡巴把最后一滴精液吐完,然后收缩在她的阴道里。
  静的出奇。
  我先是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没有声音,仿佛一阵风吹来,那么微小的风
声就会把小小吹跑或吹散,这些都无所谓,我觉得我的梦要醒了。而后我察觉到
我需要做些什么,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应该看着她用我的那双眼睛把眼前的小小记
录下来。
  我并没有看她,而是沉默地低下头,像条败狗。
  「小小?小小?」我轻声喊着,像是热恋的男女般,轻轻呼唤对方的名字。
  我感觉到了,小小站了起来,我的鸡巴从那湿漉漉的桃源谷里走了出来。我
突然想哭,但我的行动却是相反的,我猛地坐起来直视着小小,小小面无表情地
立在实木地板之上。
  「姐姐。」
  我挪动身体,望着小小。
  小小依旧面部冰冷,和刚才的她简直不是一个人,甚至我想说简直不是一个
物种。她走到床头柜拿起面巾纸细细擦拭着自己的下体。我没有下床,像个小孩
子一般赌气地看着小小。
  就这样,小小穿好衣服提着手提箱里去了,就像是一个苹果,让我啃了一口,
然后消失在别的时间里。
  第二天,爸爸匆忙地回来问我家里有没有来人,问我有没有看到小小姐姐。
我说没有,在那天小小走后我已经把整个屋子打扫了一边,一点痕迹都没有,有
的只有我那梦幻般的记忆。
               【待续】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nnaa22.com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