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秘密女友】(22)

          我的秘密女友第二十二章梦魇
  【呼呼……】睡梦中的惊醒,眼前还是一片窗帘布,棕色的皮质面料,感觉
我依然身处梦魇。但那窗帘布的层层叠叠下是晃眼的亮光,晨曦的颜色,带着朝
气和向往。
  【老大,醒了。】一个少年整齐的穿着比赛服,在旁边看着我。
  【唔,什么时候了?】我有些发昏,这住所的层高很低,让人有些压抑。
  【还早,离比赛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外面阳光太烈,正好晒到床上,我怕影
响你睡,就把窗帘拉上了。】小豹子走到窗前,哗啦的拉开窗帘布,外边的阳光
并没有洒进来。
  【你起来很久了?】我敲着脑袋问他。
  【很早就起来了,想起这次比赛我就兴奋,睡不着。】小豹子显得有些按捺
不住自己的热血。
  【那你就一直在房间?】我有些疑惑,但内心很泰然。
  【对啊!我就站在窗前一直看,他们应该和我们一样,在集训营里呆久了,
所以昨晚一定很放纵,今天一定脚很软。】小豹子并没有看我,而是望向窗外,
阡陌之间是来往的过客。
  【那些都是淘汰的选手,今天要比赛的昨晚会和我们一样,所以不要掉以轻
心!】我冷然道。
  【肯定有那种忍不住的……严哥,今天比赛完,你是不是要会学校去看看?
】小豹子回头问我,眼神蹊跷。
  【看时间够不够吧……】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怎么会不够呢!不过,我建议你不要回学校。】小豹子并没有看我。
  【为什么?】我很诧异平时火急火燎的小豹子今天会如此细腻的和我聊天,
而且这么私人。
  【这是我第二次出来比赛 .记得第一次出来的时候,就有很多很多的学长没
有再回集训营,没有继续接下来的任务。我其实很不喜欢身边的队伍换来换去,
总是难以安定,比赛任务也是一周一变,太不合理了……】他说的很颓废,但却
有感而发。
  【这个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下床走进洗手间。
  【怎么不能!集训营里是一种生活,集训营外又是另一种生活,为什么学长
们总要去包揽两种生活,最后却一事无成!为什么不能静心好好跑完这几年?】
小豹子有些激动。
  【二十来岁的年龄,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又有几个人愿意把它全丢到集训营
里呢?】我反问他。
  【我愿意。】小豹子的语气十分坚定。
  【你不是大多数。】我笑道。
  【那你呢?】他又转头问我。
  【我!】沉默。
  【不知道!】我并没说出口。
  【不要回学校了,比赛完和我们一起回集训营吧!】小豹子往前一步,眼神
关切而坚定地看着我。
  【我是很想,不过……】我有些犹豫,脑海里在考究记忆中画面的真假虚实。
  【你会和他们一样,不会再回来了的!】小豹子眼角越发尖锐。
  【我答应过你,会让你站在最高领奖台,我不会食言的。】我肃然道。
  【严哥,不要回去。】他摇头。
  【比赛完再说吧。】我拍拍他的肩膀,套上了比赛服。
  比赛前,自然会碰到佩儿。她偷偷用眼角看我,在众目睽睽下不愿透露我们
昨晚的疯狂,只是眼里多了几分风情。小豹子却似乎看出了端倪,一副仇人见面
分外眼红的表情对着别人,似乎认定了罪魁祸首一样。只是,我心系已久而只见
半面的琳儿却并没有再次出现,她是在害怕面对吗?那她为什么要出现?她昨晚
又是在哪里度过的呢?我的一脸愁容自然也只有小豹子才能看出来。这个小男生
一下子变成了心灵导师,不停在我耳边打气,这偌大大厅里只有他的目的那么纯
粹,那么强烈。
  【你好,我想问一下,我的队友秦峰註册的是哪个房间?】我抽空离开大厅,
乘电梯到一楼服务台。
  【先生,我们不能透露住户的资讯。】接待我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姐姐。
  【运动员就要入场了,集合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他,我怕他睡过头了。你知道
这次比赛对於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我表情严肃,从容应对。
  【这个,你们不是集体办的入住吗?按学校办理的,负责人应该知道吧!】
她似乎信不过我这一张不够成熟的脸。
  【如果不着急,你觉得我会直接来找你吗?】我沉着冷静,继续发挥。
  【那边那个不就是你们负责人吗?】小姐姐往我身后一指,佩儿笑着走了过
来。
  【昨天是你办理入住的?】我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对,你在找秦峰?还是苏琳?】佩儿的眼睛盯着我,似乎我比从前更难以
看透。
  【秦峰。】我回答道。
  【她就这么让你难忘?昨天晚上,你不是已经见过她了吗?】佩儿笑道。
  【真真假假我还是会分辨的。】我不想多说,因为昨晚的事情,我的底气在
佩儿面前不够厚重。
  【还说自己能分辨!你不就是想知道昨晚琳儿是不是和秦峰住在一个房间,
是不是真的被秦峰压在了身下嘛,何必掩饰呢?其实,她们住不住一个房间重要
吗,她不是已经在你的幻想里被秦峰干了很多次了吗?】佩儿用指尖轻轻碰触我
的指尖,似乎要和我的灵魂进行碰触一样。
  【告诉我,秦峰在哪个房间。】我被佩儿的话语打乱了阵脚,胸中涌起一股
股混乱的真气,让我有些难以自控。
  【昨晚,是你最神勇的一次,你是不是真的把那对男女当成了秦峰和苏琳?
嘘~ 不要说话,你的眼睛好像已经回答了我。】佩儿凑到我的眼前,小声说道。
  碎花裙……内射……下次见,我不仅想起了昨晚心甘情愿的被佩儿带进早有
预谋的骗局,又被她的身体纠缠。更无法原谅的是被她激起那恶俗的想像,那搬
弄是非的游戏,被她彻底击穿心扉,让我无脸再见琳儿。
  【呵呵,不再逗你了,秦峰在1606号房间,记得敲门的时候要表明身份,
给别人一点准备的时间比较好。】佩儿意外的大方让我有些动摇。
  【不着急,我比赛完再去。】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恐怕你那个梦中情人坚持不到你沖过终点就被秦峰到达终点了。】佩儿斜
着眼睛望了我一眼。
  【我的终点更重要。】我嘴上那么说,心里却被佩儿颤抖了。我的步伐极为
沉重,双腿间的阻碍越发膨胀,依旧摆脱不了这梦魇啊。
  李严啊李严,你不就是想要在比赛前去揭穿这一切的骗局吗?怎么被佩儿这
样一说就打退堂鼓了呢?你在集训营的努力呢?你努力克制的情欲呢?不……不
是这样的,记得刚刚到集训营,那无数次在熄灯后被人问起女友,我无言以对。
只能偷偷在被窝中回忆琳儿的音容笑貌,慢慢的,那些美好的回忆被队友们的故
事所污染。一个高瘦的男人的裸体走入了我的记忆,他一次又一次的抚弄我的琳
儿,最终把她慢慢剥光,悄悄的钻入了琳儿的闺房,琳儿的被窝,琳儿的身体,
纠缠在一起,交织在一起,融化在一起。我从梦魇中一次又一次的惊醒,手足无
措的找手机,却发现什么工具都没有,只有我的双手,还有一个坚挺的恶魔。我
用我的双手一次又一次的打败恶魔,却无法它越来越多次的站起来。我这时才意
识到自己陷入了无尽的螺旋中,我要摆脱它就必须忘记梦魇的源泉,忘记我记忆
中的琳儿。对,我好不容易才将所有魔障摒弃,为何现在又要自甘堕落?都是佩
儿,我昨晚被她勾起了欲望,勾起了想像,勾起了梦魇,我太大意了!
  【老大,今天让我们一起飞吧!】小豹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带着阳光笑容,
伸出手掌。
  【好,一起飞!】我扫却心中阴霾,一个漂亮的击掌。
  今天的天气很好,明亮的跑到上没有一丝气流,热身的汗水已经把身体每一
个毛孔都撑开,四周的人群中夹杂黑洞洞的镜头,他们迫不及待想要捕捉冠军沖
过终点的每一个细节。我偷偷望了一眼小豹子,他稚嫩的脸上没了往日的笑容,
多了几分严肃和冲劲。我忽然觉得今天这个场景很配他,红白的跑道映衬他红白
的战袍,蓝天下的褐色皮肤上闪现点点光芒,似乎意味着他今天会加冕成王。
  短跑没有战术,这是假话。顶级选手挑战的是自己的极限,而进阶的选手主
要是为了打败自己的对手。如果对手不是很强,那么就要用自己最拿手的技术,
跑出最好的状态。如果对手很强,那就要选择更高效的技术来拉开差距。新的技
术意味着不熟练和偶然性,更多的是针对性。这样的取舍是有风险的,一旦没有
驾驭好整个过程,很容易全盘崩,甚至会受伤,影响自己整个生涯。所以,对於
新技术的练习和採用,运动员往往都格外小心。正是基於这样的考虑,我们的战
术才能运用。初赛让我拼尽全力淘汰掉那几个扎实稳定的高手,剩下的进入决赛
肯定会选择新技术,否则必定输。这个时候,运动员一方面要控制自己的技术动
作,一方面要紧盯对手,往往很难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而小豹子,你尽情发挥
自己的技术,打乱对手的节奏,自然让他们慌了阵脚,最后一赛成名!
  【六道的选手在预赛跑出了现象级的成绩,不过这次他被几个高手包围,大
家都针对他採用了新的技术,不知道他今天的发挥还会那样惊艳吗?】现场主持
的话语将镜头带到我面前,我朝前面挥了挥手。
  【嘟、嘟……】电子起跑铃声响起,我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肾上腺素开始
疯狂分泌,呼吸早已遮罩,大腿肌肉和脚踝剧烈产生乳酸。
  【哦哦,红旗,有人抢跑了。】随着枪响的瞬间,另一声枪响也随之响起。
  【是第七道的307选手,他身后的裁判举起了红旗,这名年轻的选手恐怕
是要离开今天的比赛赛道了……】现场解说开始解说规则。
  【武斌,你怎么了。】一个穿着短裙和运动鞋的女生沖进了赛道,不顾一切
的扶起倒在赛道上的男生。他发力过猛,腿抽筋了,看来是昨天的消耗过大。
  男生痛苦的表情夹杂着内心的苦楚,无法言表,女孩关切的眼神和无助的手
腕讲述着比赛场上的残酷,能够站在这条赛道上的都不是泛泛之辈,都是在长久
非人般训练中挣扎过来的。我看着男孩强忍伤痛,路出无奈的微笑,在众人搀扶
下站起来,反而又扶起了女生。接着,我目送他们朝场边走去,那白色的裙摆,
银色的背影,黝黑的皮肤,我忽而伤感忽而抑郁,又恍恍惚惚看到了过去琳儿在
赛道上的跳跃,那场荒唐的比赛,没有胜利者的游戏。
  【好了,受伤的选手已经出场,真正的比赛就要开始了。】现场解说打断我
的思绪。
  【倒楣蛋,昨晚肯定虚脱了。】另一道的对手蔑视的笑道。
  【嘟】第一声起跑声响起,我开始调整呼吸。
  【嘟】第二声起跑声响起,我抬头望向终点,那个银白色的身影不知道为何
又出现在我面前,我感到有些慌张。
  终点,我的眼中应该是终点。思绪急转直下,佩儿的笑容又浮现在脑海,那
一个个晚上的梦魇又交替出现在我脑海,如同幻片一样飞速闪过,一幕幕香艳刺
激的画面出现又幻灭。是比赛终点,不是那个终点。李严,你看着,这就是琳儿
和我的终点……秦峰得意的坏笑闪过,琳儿妩媚动情的挥动着长发,似乎已经触
到绝顶,却正待最后的冲刺……琳儿,琳儿她有没有来看我的比赛?还是,还是
正在酒店的房间里,赤裸的匍匐在雪白的被褥上,销魂的呻吟在另一个男人的胯
下,绯红的圆臀高傲的向上迎合,深埋着娇俏的面容无法面对电视银屏上的彼岸,
混乱的心灵早就将自己的胴体交给了身上那个无耻的男人?终点线在模糊,起跑
枪声却迟迟不响起,那久违的发射也迟迟没有来到。秦峰还在狂笑,琳儿还在颤
抖和痉挛。我额头的汗水划过脸颊,似乎是双腿间奔涌的春潮。我充血膨胀的双
腿不断收缩,仿佛是股间炙热的火龙。我耳边等待的枪声,她耳边羞辱的话语。
看,李严就要高潮了,你是不是要和男友一起高潮啊?小母狗,和男友一起高潮
吧,让你们一起沖过终点吧。看看是他先沖到终点,还是我的精子先沖进你的身
体里。噢,对了,他又一百一十米,而我却是负距离,你说谁的胜算大一点。唔,
当然,你可以不配合我而让你男朋友获胜,可惜,可惜你无法抗拒,因为主动权
在我手里。秦峰也匍匐下身子,双手死死抱住琳儿的身躯,手掌绕过纤细的腰肢,
牢牢抓住那对丰满的酥乳,静待银屏里最后的发令枪声。
  【砰!】发令枪响起。我的双腿同时发力,神经的惯性让整个起步完美无缺,
佔据领先。
  【啊!】精神在同步。琳儿被瞬间的冲击力轰击,脑海一片空白了吧?
  【噢,好像你的男友起步很快,不过后程就不知道了。】秦峰的双手内收,
光溜溜的臀部横纹肌瞬间绷紧,腰部耸动收缩,两具肉体顿时合二为一。
  【嗯!】我胸中有些乱,但还是极力控制呼吸。
  【啊!】身体里急速的抽插,早就分不清她是他,还是他是她。
  【唔!】秦峰屏住呼吸,一个早晨的努力到了最后的关头,他会用尽全力。
  一个身影,在超越,在超越,我的余光闪现出身影。
  一个身影,在升腾,在升腾,我的记忆闪现出身影。
  一个身影,在征服,在征服,我的精神闪现出身影。
  【嘶!】紧绷的终点线浮动在空中,不是我,也不是小豹子。
  【噗!】紧绷的快感在滚烫的体液中爆炸,这并不是美妙肉体的声音,也不
是秘密花园的清泉。
  【哈!】紧绷的比赛在胜利者的呼吸中沉吟,这什么都不是。
  【呼呼呼呼,你们的战术失败了。】胜利者转身和我们拥抱。
  【呼呼呼呼,李严,我比你先到达终点,琳儿是我的了!】秦峰喘息着亲吻
着双眼紧闭的琳儿,没有一点反抗和挣扎,女友,彻底被征服了!
  【小豹子,你后面三个栏为什么要收力?你心里在想什么?】集训营的教练
沖上来,朝着小豹子就是一脚。
  【教练,教练,这是直播,你不要激动,回去再说。】有人拉住教练。
  【回去,我还有脸回去?!你,你们两个,关禁闭,哪里都不能去……】教
练差点背过气去。
  【教练,我的错,没有把对手带乱。】我低头道歉,教练的盛怒无法赶走我
的梦魇,我跪了下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是你的错,小豹子,你在想什么,你到底在想什么?】教练无法冷静。
  【不过就是一场比赛嘛,我的目标是这条跑道上的第一人……】小豹子低着
头说道。
  【狗杂种,第一狗杂种,天真傻×,你知道错过这场比赛要参加多少次级比
赛才能往上走吗?】教练怒火中烧。
  【我和严哥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吗?至於这样吗?】小豹子扭头朝通道走去,
看上去没有众人的失望,每一步都那么踏实。
  【小豹子,让我留下,需要这样吗?】我追上去,问道。
  【呵呵,你不懂我,太自恋了。】小豹子似乎还有些开心。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回去。】我望向通道另一端。
  【什么!你要食言吗?】小豹子听说我要回去,抓住我的手臂问道。
  【不,我答应过你的,就一定做到,不过,我一定要回去。】我心意已决。
  【没事,如果教练放你,我也没办法。】他成竹在胸。
  【你不懂,我回去是为了克服心魔,如果不克服心魔,我就算拼尽全力也无
法送你站上最高领奖台!】我郑重其事的说道。
  【领奖台?难道你真以为我是为了这个吗?老大,其实你才是真正应该站上
最高领奖台的人,不是吗?】小豹子看了我一眼,这种伯牙相知的感觉不是每个
人都会有的。我知道我们都很看重对方的才华,不愿理想流失于青春。
  【如果你真的叫我老大,那你更要让我回去,你更要相信我的诺言,我一定
回来陪你跑道最后的终点!】我不自觉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个女的一脸俗气,你到底……唉……老大的决定就要尊重。】小豹子沮
丧的说道。
  【你不懂,帮我扛住教练,我知道你做得到。】我笑道。
  【放心,我什么时候让你不放心过。】小豹子也笑了,那么纯粹。
  梦魇,你再可怕我也要打破你。
  我衣服都没有换,直接沖到酒店,1606号房。我默然的站在门口,手指
迟疑的抬起又放下,敲门,这意味着什么?真相吗?很重要吗?老大,我什么时
候让你不放心过。小豹子,我又什么时候让你放心过?你不知道我的梦魇是多么
可怕。不,我要给小豹子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
  【咚咚咚。】我没有按门铃,而是徒手敲门。
  【吱……】没有问答,门直接打开了。
  【李严!】一个惊讶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面孔背后是一条刺眼的红色碎花
裙,而这个声音,我已经有半年没有听到了。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nnaa22.com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